2019年9月12日 星期四

大樂透、量子力學、駭客任務、以及拉普拉斯的魔女


大約十年前,我曾經夢到過當時剛推出不久,非常盛行的大樂透頭獎號碼

夢中的我坐在副駕駛座上,駕駛是誰我不記得,但我記得我們在開往木柵的山路上(奇怪,我根本很少去木柵),車子轉了一個彎,我看見了一個二位數字在一堵民宅牆面上閃現

然後是在前車的車牌上;接著是限速的告示牌...

總之,我就在夢中把六個號碼完全的看到了

醒來之後,夢還很清晰 (很少見,我很少記得夢境,數字更不用講),但當時我並不知道我正在一個奇蹟當中,只抱著有趣的心情在下班後去了投注站;經過一整天,六個數字已經忘了兩個,我就用我記得的四個數字買了一張大樂透。

兩天之後,大樂透開獎,我所記得的四個數字全部開出來,獎金多少我忘了,反正沒有多到讓我能記得。

這是個千真萬確,但又無法用科學解釋的經歷 (或者說,無法用當前的科學)
我不可能知道還沒開獎的大樂透號碼,就算有人宣稱可以被計算,也無法證實;再說我也沒有那個能力。
所以我相信坊間的「報明牌」是有可能的,只是我們不知道他是不是騙子,而且,他的能力一直在嗎?還是像我自己的經歷,只在一個瞬間打開了一個未知的通道?

最近讀了一本量子力學的書,提到了量子纏結(quantum entanglement),非常有趣,在量子的層級,許多的古典物理將會出現悖論,就如同物質到了奈米等級,性質會完全不同一樣。